写在秋天

  太湖诗刊 第伍零壹期

  弘扬太湖文化

  让世界 读懂江南

   简介:

  风清扬,安徽桐城人,中国青年作家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网安徽频道推荐诗人。作品散见《长江诗歌》《安徽诗歌》《齐鲁文学》《江南城市文学》《鼎诗刊》《当代诗文百家》《诗中囯》《中国诗人》《词坛》《中国诗歌报》《诗报》《青年文学》,诗歌作品《老屋》入选贰零壹陆中国诗歌网《中国好诗》。诗歌散文曾多次在全国大赛获奖。

  写在秋天

  秋雨

  雨打枯叶

  诉说。有些事物未老先衰

  寒蝉,抖动打湿的翅膀

  必须离开,这危险之地

  一些落下来

  渗入泥土

  结成冬日的坚冰

  一些落下来

  随着淮河流走

  寻找自己的归处

  秋分

  打翻的颜料

  从山顶泻下

  赤橙黄绿青蓝紫

  有穿云鞋的小僧

  在寺院打扫

  暮鼓声声

  蛙鸣藏匿于井底

  蟋蟀低唱

  我抬头望月

  月照床前

  诗人的偏头痛

  沿袭至今

  木槿花,金银花

  已煎熬成中药

  我在苦口婆心中妥协

  金菊低下倔强的头颅。

  秋蝉,叫黄了一树一树的叶子

  转眼间,无影无踪

  平分秋色。夜长梦多

  有些节气

  你还没有做好接纳的准备

  它就来了,比如秋分

  比如寒露,霜降,立冬

  比如我的中年。

  释然

  我卸去一些沉重

  与那些纷纷落下的叶子并肩躺下

  让继续落下的叶子

  覆盖我。安静,堆积如山

  落日如青灯

  我在一本厚厚的经卷里

  和那些泛黄的文字相互安慰

  中秋月

  (一)

  我用力一喊

  月亮便从云层露出

  月中桂树,开満乡音

  "且行且慢且叮咛"

  一叠

  再叠

  三叠

  月光如水

  煮不开诗经中的阴晴圆缺

  那么多悲欢离合的句子

  都挂在屋檐

  迟迟不落

  (二)

  今夜,月亮把一切都抓在手里

  抚摸。一地白霜

  暗地里头痛

  痛风。怕高抬腿,走下坡路

  受凉的中年之躯

  他乡无可采集的药引

  哦,缺陷如此之美

  我用铅笔涂描,地图上的故乡

  阴影部分

  如我掩埋的胎盘

  桂花饼做好了

  我捧起一枚曾被忽略的童年

  母亲仍倚在门囗

  等我回家

  深秋帖

  断断续续

  诵完最后一遍圣经

  寒蝉,隐于秋的深处

  卑微的夏虫

  被叶子裹着,燃烧

  死亡,仅一步之遥

  松针快速坠落

  以传统针灸的手法

  扎向每一个需要医治的穴道

  铁匠铺

  铁匠铺在破四旧之前

  是座土地庙

  烟熏火燎

  四壁和屋顶已呈黑色

  更黑的老铁匠站在中央

  他总是和铁融为一体

  无论锻打镰刀,铁铧

  还是斧头,渔叉

  这些利器在他眼里

  都是极为柔软毫无杀气的得意之作

  偶尔,在淬火之前

  他会在这燃烧的蹄铁上

  点着烟卷,吞吐

  快意只属自己的江湖

  如今,铁匠铺已极少有人问津

  店铺的生意也改为代卖五金

  黄昏,老铁匠坐在门口

  夕阳映在他的身上

  你看,像极了一块发红的铁

  时不时迸发出几点火星

  在夜更深的黑暗里

  今夜,我回到最初的床上

  摇篮轻轻晃动

  老屋顶像网,向下撒开

  蜘蛛打盹

  猫以偏离直线为真理

  急促的逃生脚步

  打破沉静。有人敲击门环

  确定是在大队接受批斗的父亲

  总是这样

  在母亲的叹息和黑暗里

  火柴的亮光一闪而灭

  「 推荐

  poetry appreciate

  」在哈巴狗得宠的城市,乡村来的土狗 注定只有流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